鬼童丸

中考 勿念

自己挖的坑,再怎么词穷也要填完

其实我是个画画的

孙杨1500加油

【Spideypool】Bacio(泪痣虫与狭小空间play)

AOzero:

Attention:


1、设定是泪痣虫!!终于又要写泪痣虫啦!


但是NC-17。我居然又拿他开车,我心都痛了(。


   写给奶太太的狭小空间play!啃香浓甜奶一口!


2、高中AU。不过大家都没有超能力,都是普通人,铁罐的英雄能力是他自己与生俱来的w我就是很想写复仇者学院里的小铁罐,他实在太可爱了呜呜呜(又一个复仇者学院铁罐沼民(x


以及,Wade没毁容。金发碧眼的帅哥,是的。这也是少女心要素的一大体现嘛!虽然毁容的Wade也苏到爆炸,但我忽然想写傻白甜的金发23333【不


3、虽然写的是分手梗,虽然又是分手梗,但还是傻白甜(x


4、高中生谈恋爱,没有什么逻辑可言,少女心一抓一大把,以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废话那么多写了那么长,请不要打我2333


 


 


 


OK?


 


 


Bacio


by AOzero


 


 


“我觉得我想要和你谈谈。”


Tony是这么开口的,透过书柜上书籍间的缝隙看着他。Peter在把书拿下来的同时瞟了他一眼。他知道Tony已经把声音压得足够低了,并且选了一个比较舒缓的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愿望,Peter对此表示感激。


但他不是很想和Tony谈谈。


“如果是那件事的话,请允许我说不。”他说,把书放回去的时候刚好挡住Tony的一只眼睛,Tony偏过头,试图看见他的眼睛。


“嘿,Peter,Peter,我们真的需要谈谈。”Tony急匆匆地说,他在Peter往书柜边走时追了上来,脚步轻盈,尽量让他的钢铁靴对地面温柔一些,一边对Peter絮絮叨叨,“我知道你现在很悲伤很失望很什么乱七八糟的,但你真的不应该——”


他们路过了阅览桌,那里的一个学生满脸埋怨地朝他们竖起食指,Tony只能再压低了些音量:“我是说真的,我们都希望——”


Peter环顾着周围,叹了口气,对Tony说:“我们出去说吧。”


 


这一切大概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。两个月前,他和Wade分手了。而第二天,Tony就开始劝他和Wade和好,一口气劝了两个月。Peter根本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——如此关心学弟的感情生活,实在不像Tony会做出来的事。


“说吧Tony,”Peter抱着双臂,看着对面的Tony。他们现在站在走廊里,Peter靠在墙上,Tony环视着四周,看有没有人注意这边,“你又有什么理由了?”


“拜托,Peter,”Tony叹着气说,“我真的非常,非常希望你和Wade和好。虽然他是个混蛋,这一点我们都知道,但是他对你一直都挺好的……”


“你到底想得到什么?”Peter忍不住问,他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“Tony,一开始你一直在劝我和他分手,现在我如你所愿了,你怎么又轻易地改变你的立场了?如果是为了什么赌约,我希望你就此停手吧,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”


“什么?不!当然没有什么赌约!”Tony惊讶地说,他晃了晃自己的双手,“我只是——唉,”他叹了口气,看上去有些沮丧了,“我只是,听着,你和Wilson一开始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的,你知道吗?我和他一个班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真不相信有人会能和那家伙待在一个房间里超过五分钟,但你居然要和他交往。你可是我很看好的学弟,你同意的时候我觉得你一定是被扳手砸到脑袋了。我们一开始都给你们的感情下了定论,说一定不会有结果……”


“你们现在都是赢家,不是很好吗?”Peter笑了笑。


“不好!”Tony说,他撇撇嘴,“虽然我们下了定论,但你们还是在一起了,而且还交往了一年。一年啊,伙计!太超乎我们的想象了。我认为这就是世界上仅存的真爱了,你们的感情让很多人看到了不可能的可能性……你知道的。我不想让你们就这么结束,Peter,真的。”


Peter头疼地闭上眼睛,他摇摇头。


“Tony,抱歉,”他说,然后直起身子来,“但你心目中的真爱已经走到尽头了。这件事真的不用再谈了。我真的很抱歉。”他转身离开了,而Tony深深地叹了口气,没有再追上来。


Peter向来容易在很多事情上妥协,但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不想。他和Wade在他眼里算是彻底的结束了,Wade想做回他的学院恶霸还是花花公子,都是他自己的事情。Peter只想做回原来的那个安安静静的科学宅。


在他又回归了一个人的状态时,Peter和Gwen开玩笑说自己果然不适合谈恋爱,感情问题总是让他头昏脑胀。他的感情纠葛人物之一的金发女孩Gwen摸了摸他的脑袋,然后朝他笑了笑。


这并没有让Peter好受一些,但他下定决心不再回头了。


 


然而他低估了Tony那出了名的固执。体育课前,Peter在更衣室里准备打开他的储物柜时,Tony忽然闪过来,从后面把他往储物柜里一推。Peter猝不及防,被塞进了储物柜,然后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。储物柜的门几乎是立刻就在他身后猛地关上了,然后传来了上锁的声音。他听见Tony的声音,趴在那几道狭窄的通风口上,轻声对他说:“抱歉啦兄弟们,老师那里由我照顾!”然后他听见Tony跑远的脚步声。


Peter揉着他被撞得发疼的鼻尖,听见一个声音在他头顶骂骂咧咧。他心里咯噔一声,抬起头去看。


Wade两只手撑在储物柜的门上,企图把它敲开,但他拍了几次都没有效果。本来这个储物柜就是用来放些衣物的,空间太小,一个人还勉强可以舒展身体,两个人的话连转身都变得困难许多。Peter发现他现在处于被Wade环在怀里的情况,因为这里实在太狭窄,他们甚至没有办法离对方更远一些。Peter感觉他的胸腹都和Wade贴紧了,几乎密不可分,他怎么努力也只能分开一小条缝隙。


他想过很多和Wade再次对话的情况,但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,最尴尬的一种情况了。


Wade又拍了几次门,还是没有什么效果。外面也没有人可以向他们提供帮助,Peter算是最后一个进来换衣服的,更衣室已经没有人了。Wade咒骂了几声,用拳头用力砸了门一下,Peter甚至能感到从背上传来的门的震动。


然后Wade开始骂Tony,骂Clint(他好像是被Clint骗来这里的),甚至开始骂天骂地,直到Peter不舒服地动了动,Wade才低头看他。


“嘿,可以不要乱动吗?”他不高兴地说,“这里本来就够小了。”


“抱歉。”Peter有些慌乱,下意识地朝他道歉,接着他们陷入了一阵很尴尬的沉默里。Wade看着储物柜的门,若有所思,而Peter眼前全是Wade的胸膛,他必须抬头才能看见Wade的脸。这种情况越发突显了他们的身高差距,Peter有些懊恼地皱起眉来。Wade穿着他健身时才会穿着的红黑色T恤,身上还有汗水蒸发的气味,他一定是从健身房来到这里的。他们学校的橄榄球队最近要参加一个大赛,Peter想起Flash念叨过这件事。


既然抬头才能看见对方的脸,Peter便像个鸵鸟一样一直埋着头。他琢磨着他们可能只需要在这里熬到有人经过,或者Tony的良心不安使得他回来开门。当然后面这个可能性低到Peter几乎想象不出那样的景象。


“你带手机了吗?”Wade直视着前方,视线落在通风口外的空间,问,“我刚从健身房过来,什么也没带。”


Peter摇摇头,他没有随身带着手机的习惯,更何况是体育课之前。


“操,他们都是算计好的。”Wade咒骂道,又捶了门一拳。Peter的背因此又抖了一下,“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这里是不是安了个摄像头什么的,想拍个变态录像带回去收藏——操他的Clint Barton,这些人比我疯多了——”他一直在骂骂咧咧,直到Peter又动了动。Wade不耐烦地低头看他。


“请你不要动好吗?”他甚至用上了敬语,这说明他真的有些生气了,“也请你呼吸轻一点,我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,我还想活着从这里出去。”


Peter张张嘴,又闭上。他微微红了脸。


“你……”他说了一个词,“你的……”然后没说下去,那红色很快蔓延到了他的耳尖。


Wade皱着眉盯着他看,而Peter仍然低着头,并没有抬头看他。Wade叹了口气。


“我刚从健身房出来,宝贝。”他烦躁地捋了捋金色的头发,发根还带着汗水的光泽,“如果你还记得的话——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不要乱动了。”


Peter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。Wade是剧烈训练以后会处于半起立状态的体质,这是Wade告诉他的。那可能是他们交往几个月后的事情,也就是他们分手几个月前的事情。Wade在夜间长跑,跑到Peter家楼底。趁着May婶已经睡熟的时候,Peter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,想借着月光,从窗台顺着水管滑下来。Wade站在楼底下等待着他,但是Peter中途没踩稳,摔了下来,Wade急忙跑过来,伸出双手来接他。


他们在地上滚作一团,等Peter从Wade的胸口爬起来的时候,Wade忽然让他不要乱动。Peter以为是他伤到了哪里,但他微微挪了挪身子,才意识到为什么Wade给了他这个提示。他立刻涨红了脸,不知道是该起身还是保持原样。Wade撑起身来,吻了吻他眼角的泪痣——那里因为周围皮肤的发红显得更加明显——然后笑着说都是长跑的错。


最后他们坐在地上,给双方做了一个“伤害检查”——检查对方哪里受伤了。这次意外的跳跃擦破了Wade的手肘,还扭伤了Peter的脚,让他逃过了一周的体育课。


Peter并不知道Wade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体质,反正Wade是这么告诉他的。而很明显,他的这个体质给现在的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


“你知道Tony Stark想干什么吗?”Wade问他,储物柜的门打不开,外面又没有人经过,他只能另寻出路了,“我们要怎么才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?”


Peter沉默了一会儿,直到Wade开始用指腹不耐烦地敲着门板。


“他想让我们和好。”Peter说,头也没抬,只是低着头,勉强能看见自己的鞋尖。


 


Peter第一次与Wade见面,也是在储物柜。他被Flash关进储物柜里,就像执行每日任务一样习以为常,所以他很自然地就掏出一个小手电叼在嘴里,打开一本书看起来,等待着清洁工路过,让他把自己放出来。


而Wade在清洁工之前到来,他猛地打开储物柜,看见Peter坐在里面的时候吓了一跳,也把Peter吓了一跳。Peter从储物柜里钻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犯了迷糊,开错了储物柜,而Flash的脑袋很明显也记不住Peter的储物柜长什么样。难怪里面有股发霉的辣酱的气味,Peter皱着鼻子想。


他和Wade握了握手,感谢他的解救。Wade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,怔怔地与他握了握手。Peter抽回手时,他忽然又把那只手拉回来,攥在手里。Peter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,Wade却没有放松自己的手,反而握得更紧了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,橱柜小精灵?你眼角的痣很可爱。”Wade说。Peter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,还是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。


“Peter。”Wade重复了一遍,接着吻了吻他的手背,笑起来,“你好,Peter。我叫Wade。”


Peter不知道Tony是不是知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,所以想重塑一下当时的情景。但这样的情景重现明显尴尬得要命。Wade动了动手臂,他收回手来,摸了摸自己的鼻梁,摸到一些汗珠。柜子里越来越热了,他们的呼吸震动着四周的气流,皮肤的热度渐渐扩散到空气里,Peter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在冒汗了,可能再过不久,他后背的衬衫就会浸湿一小片。


“听好了。”Wade低声对他说,嗓音像是被渐热的空气腻得有些发哑,“我们待在着,等着外面有人来,就用力拍门让他把我们从这个操蛋的地方放出去,然后我去把Clint的屁股踢开花,OK?在这期间,我们什么也不会做,你不用和我和好,不用和我亲一口,我们之间什么也不会发生,OK?”


他一连问了两个OK,Peter点点头,越来越高的温度让他有些难耐,空气逐渐变得浑浊起来,他甚至有点窒息感,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闷死在这里。Wade得到他的保证,稍微安心了一些,他往后靠了靠,尽量离Peter远一些。他的脊背紧紧地贴到了铁柜的另一边,所以他和Peter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距离。只是一点点,他们的衣物几乎还有点藕断丝连的感觉。


“Stark为什么这么做?”Wade又问,沉默似乎让他更加难受,虽然Peter被这温度搅得心烦意乱,不怎么想回答他的问题,但Peter还是说话了。


“因为他觉得我们是他所见过的唯一一对真爱。”Peter说,他叹了口气,“我们分手让他感受到了梦想的破灭,世界的残忍。”


“为他感到惋惜,以及我根本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。”Wade说。


“我也是。”Peter认同道。他又叹了口气,抬起头来,第一次直视Wade的眼睛,“但我觉得他给了我一个机会,来……来向你道歉,Wade。”


Wade重重地哀叹一声,他抬起手来揉了揉鼻梁,因为空间狭小所以手肘差点撞到Peter身上。他说:“我就知道你要道歉,唉——我和你说过了,这并没有必要,我们分手了,这很简单,你不喜欢我了,我可能也许大概也不喜欢你了好吧也许还有一点,但我们决定分开了,这是我们一致同意的,好吗?还记得那天晚上?我说了好的,我点头了,所以别再提这事了。”


Peter也知道Wade会说这样的话,他早就想到了。但是他还是得把话说完:“嘿,Wade,我是说真的。我知道我在情感上很容易摇摆不定,基本没有什么稳定性可言,所以……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我不是因为…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他有些惊讶地转转眼睛,“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和你分手的。”


Wade也转了转眼睛,他挑起一边的眉毛,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
Peter已经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了。他抿了抿嘴,低着头,脸色微微发红,他每次脸红那颗泪痣就会显得更明显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说……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和你分手的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是,你还喜欢我?”Wade问他,然后不等Peter回答他就竖起一只手掌,阻止他说出下面的话。


“停,打住吧,我知道问这样的问题实在太蠢了,一点也不像我的风格,也不像我们说好的那样。”他呼出一口气,抹了抹自己的额头,把那里微微渗出的汗珠抹去,“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?”


Peter毫无头绪,所以只能朝他耸耸肩。接着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,Wade想抱起手臂来,但如果他这么做,一定会挤到Peter的胸膛,所以他放弃了。Peter紧贴着橱柜的门,心里乱成一团,甚至没心思注意Wade像多动症儿童一样的搔耳挠腮。


“所以……既然我们也出不去,想打发一下时间吗?”最后还是Peter先开的口。Wade朝他挤挤眼睛,弯起嘴角来。


“我们玩什么?”他饶有兴致地问,微微贴近了一些。Peter尽量让自己对他的靠近显得更无所谓一些,他微微放缓呼吸,放松绷紧的脊背。


“快问快答吧。”Peter摊开手心,把里面的汗水蹭到自己的裤子上,“如果你没有更好的主意的话。”


 


Wade喜欢这个游戏。之所以会喜欢,是因为之前他规定了一条规则,他可以在Peter答不出来的时候亲Peter的任何一个地方。虽然Peter很少有答不出来的时候,但当这个小天才脑袋不灵光的时候,Wade就逮到了一个机会。


Wade是个热爱亲吻的人,这一点似乎所有人都知道,他和Tony一样会捧着所有人的脸啃一口。而作为Wade的男友,Peter更是每天都要遭受他的亲吻攻击,他的吻落得到处都是,像是要在Peter的皮肤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印记一般。


在他们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,在学校的派对狂欢夜,Wade脑子里灌满了酒精,在自己嘴上涂满口红,然后把Peter按在桌子上吻了个天昏地暗,Peter一开始猛烈地挣扎,拍他的背推他的胸扯他的衣服都没有任何作用,他把口红蹭了Peter满嘴,甚至蹭到他的脸颊,颈边,把他的领口揉得乱七八糟,才终于放开他,在一片欢呼起哄声中站直身子,抹了抹嘴。Peter头晕目眩,满脸震惊地躺在桌子上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
等他终于双脚落地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的舌尖上都有那鲜红色口红的味道。Wade站在他对面,还在跟周围的人大笑着推来推去。喝醉的Tony在一旁鼓掌大笑,过来拥抱他,然后想和强吻Peter的Wade握个手。在发现对方确实是Wade Wilson的时候,一下子如梦初醒,看看Peter,又看看Wade,在他尖叫出来之前Natasha就把他赶走了,顺便要回了Wade手里的属于她的口红。


Peter用手袖去擦自己的嘴,那些红色在他的衣服上抹出一道道的痕迹,Wade还没等他彻底擦干净就朝他伸出双手,大声说:“嘿我的精灵男孩,亲我一下可以吗?”


Peter抬头看他,看他乱糟糟的金发,在嘴上晕开、到处都是的口红,带着醉意但仍然闪着亮光的幽蓝色眼睛,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太记得清了,只记得随心跳鼓动的DJ舞曲,人群起哄的声音,闪烁不定的彩灯,空气里满是啤酒的潮湿的气味,Wade笑得十分满足,同时也十分贪婪。


Wade的吻一直都是这样,每次他亲吻Peter,他会露出满足的笑容,同时眼神里满是贪婪。之前他们玩这个游戏的时候,Wade总是喜欢亲吻他的额头,他的嘴角,或是他的泪痣。每次Peter偏过头想躲避的时候,都会被他掐着腰抓回来。他喜欢亲吻,喜欢吻前与对方的碰触,喜欢吻后与对方的眼神相接。这有时让Peter有些尴尬,但Wade永远乐在其中。


Peter暗自提醒自己停止回想这些细节,这个游戏是他提出来的,他没理由在脑海里回忆那么多——


“五秒了,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,算你输咯。”Wade晃晃手,而Peter才终于回过神来,他发现自己甚至记不起Wade问了个什么问题。


“算我输。”Peter承认,他摸了摸自己鼻尖,感到有些湿滑,他果然也在出汗,这里太热了,“我根本不能好好思考。”


“同意,这里太热了。”Wade回答,他扯了扯自己的T恤,露出有些烦躁的表情来。Peter因为这个表情再次走神了。他们分手的时候Wade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。那也是个派对夜——这么说吧,有Tony在的地方永远不缺乏派对。Peter拿着一瓶汽水晃到拿着一瓶香槟的Wade身边,在周围人声鼎沸的情况下对Wade提出了分手。Wade看着他,皱起眉来,大声解释说周围的声音太大了,他没听见Peter在说什么。


Peter又说了一遍。Wade大声地怒斥他旁边正在嬉笑的一对情侣,让他们小点声,然后回过头来,满脸的烦躁。Peter知道他其实已经听见了,于是踮起脚来,吻了吻Wade的嘴角,凑到他耳边,对他再提了一遍分手。


Wade沉默着,又喝了一口香槟,他什么花哨话都没有说,最后点了点头。Peter与他握了握手,Wade就势拉起他的手,轻轻地亲了亲他的手背,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所做的那样。然后Peter提前离开了派对,Tony也没能拦住他。他的步伐很快,走着走着几乎奔跑起来,把那些震耳欲聋的声响与挽留的呼喊都抛在了身后。


 


Peter有些懊恼地晃了晃脑袋,他抬起头,朝Wade扯了扯嘴角。而Wade盯着他看了半天,抿住嘴唇,表情写满了纠结与憋屈。Peter心下了然,无奈地吐了口气。


“说吧,Wade,”他说,“无论你想说什么。你知道的,你几乎憋不住任何你想说的话。”


“好吧我知道,我知道这很蠢也很不讲道理,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很幼稚或什么的——”Wade开口了,语速很快,几乎是滔滔不绝。


Peter点点头:“你一直都很幼稚。”Wade因此不开心地看了他好一会儿,才接着说:“我比你大一岁,是你的学长,还是学校里的把妹高手,谢谢你了。”Peter耸耸肩,表示对他的感谢持保留意见。


“我只是想知道,不问出这个问题让我浑身难受——”Wade叹着气说,“你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才和我分手的,那是为什么?我先和你说好,我同意与你分手不是因为我——啊,承认这个事实让我难受得想从这里飞出去——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。只是因为,总之,呃,我感觉我们之间有什么怪怪的——”


“像有一道裂缝。”Peter比划了一下,而Wade认同地点点头。


“有很多人和我说过这件事。”Wade说,他沉默了一会儿,“我从来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而改变我对一个人的感受。但我会因为别人说的话改变与一个人的关系,这是真的。他们说得太多了,我自己也看到了,我觉得,你也许会想——你知道我们之间有太多差异了,不是吗?”


“有很多不同,是的。”Peter点了点头。


“这些差异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弥补了。”Wade说,他靠着橱柜,摸着出汗的鼻尖,“他们和我说了,很多他们。我可能不是你最好的选择,Peter。”


Peter张张嘴,他忽然发现Wade说的话偏离了他原来所想的轨道。他以为Wade和他想的一样,是因为发现了他们之间巨大的差异,发现到他们之间的缝隙越扩越大,已经到了一条深邃的裂缝的地步,在努力地伸出手想触碰对方的手,仍然没有结果之后,他们站在裂缝的两边,最终决定把它变成一条分界线,变成一个他们两个之间难以跨越的深渊。他原以为Wade也是这么想的。在他的原本的设想里,可没有包括任何自我贬低的成分。


“这不是真的,Wade,”他说,“我……”


“我知道你可能不是这么想的,”Wade揉着自己的鼻梁,说,“但是我——唉,你太完美了,你知道吗?你该死的太完美了,虽然你总是在你的感情问题上左右乱晃,但你真是——我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神奇的男孩,从来没有。你真是一个从我的储物柜里蹦出来的精灵。我和你有很多地方不一样,Peter,你可能渐渐就会发现,我并不能成为一个适合你的伴侣……”


Peter忽然觉得有些生气了,他伸出手,捏住Wade的脸,让他的嘴撅起来,呜呜地嘟囔着,说不出完整的话。


“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不是一个完美的男友——”他说,脸微微红了一下,“我不管是谁说的这句话,总之我对此持反对意见。我绝对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离开你的,Wade。”


他放开Wade,后者有些委屈地揉了揉自己的脸,嘟嘟囔囔地说:“提出分手的可是你。”


Peter叹了口气:“这可能更多是我的原因。你说的没错,我在感情问题上太摇摆不定了。我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,但我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感,对待任何人都是这样……你属于自由奔放的人,Wade。你有很多追求者——我知道这个学校里的漂亮姑娘只分两种,喜欢Tony或是喜欢你。你喜欢运动,喜欢交际,喜欢干很多很多让你散发光芒的事情,就连你的俏皮话都像是会融化的蜜糖似的——”Peter停了停,“我很喜欢你。但你和我,我们根本不是一类人。我们之间的不同实在太多了,Wade。所以我想……”


“这根本不能说服我!”Wade大声地打断了他的话,Peter被他吓了一跳,抬起头来看他。他瞪着眼睛,气得用手捋自己的金发,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。


“你他妈就因为这个和我分手了?我不理解!”Wade说,“你要是因为厌弃我了,可能还能让我好受些!我承认我们之间差异太多,也许有时候我想出去逛逛,而你只想待在你的小实验室里……如果你和我分手的理由,是因为你认为每天只会出去闲逛的我很愚蠢很肤浅,那我可以接受;但按你所说,这一切是因为你没有陪我出去逛逛而感到难受——我知道你在这方面可能很没有天赋,但这也太过分了!”


“我们可能总有一天会分开的,这只是早一点结束而已。”Peter忍不住说,“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Wade,你比我自由很多,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异是怎么导致这一切的。”


Wade揪了揪自己的头发。


“去你的……我问你一个问题,”他气呼呼地说,“你记不记得有一天,你在实验室里做实验,放学了还不愿意走,我趴在实验桌上看你捣鼓那些玩意儿?”


Peter没料到他忽然问起回忆中的事情:“……有好几次都这样,你指的到底是哪天?”


“在我们在学院派对夜上疯狂接吻之前,”Wade说,他的语速丝毫没有减慢,“在我们确定关系之前,你在做一个什么……什么……总之你把几只蜘蛛放在一个小玻璃盘里——”


“你是说蛛网发射器的事情?”Peter说,他大致想起来了,当时他试着制作一个模拟蜘蛛发射蛛网的容器,那天他之所以会留到很晚大概是因为实验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。


“是的,好像就是那个东西……”Wade思索了一会儿,继续说,“总之就是那天,该死的,就是那天,我在旁边等你,你开始给我讲这个东西的运作,拆开给我看里面的构造,给我讲制作它的过程……最后还给我演示了它怎么工作的,你还记得吗?”


Peter点了点头,那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发明,连Tony都为此赞叹过。


“其实,我他妈一个字都没听懂你在说什么。”Wade急匆匆地说,“一个字都没有,该死的一个都没有,你明明说的就是英语,但我就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但是,那个玩意儿最终成功的时候,你对着我笑了,这个你还记得吗?”


Peter缓慢地摇了摇头。他真的不记得了。


“就是在那个时候,就是在那个该死的那一瞬间,我不知道为什么,抱住你的腰,抱着你在原地转了一圈,想起来了吗?”


Peter点头。这个他还记得。


“就是那个瞬间,我他妈就决定,要在学院派对夜上把你按在酒桌上狠狠地吻你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就在那个时候,在你拿着你那些该死的、我根本搞不懂是什么鬼东西的小玩意儿对着我露出笑容的时候。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拿着一把小剪刀,把我的胸腔剖开,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扔在实验室的地板上,让它们铺满整个实验室一样,就是那种感觉——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。”


Peter咽了咽唾沫。忽然听见Wade说这些,看见Wade幽蓝色的眼睛,让他觉得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更多的氧气随着Wade的开口蒸发得无影无踪。


“还有一个晚上,我们一起溜进学校的游泳馆,你还记得吗?”Wade问,他的声音稍微舒缓了一些。


“哪次?”Peter问,他发现他真的跟着Wade做过太多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事了。


“第一次。我跳到泳池里,催你跳下来。你穿着你的深紫色的T恤,把裤子挽到膝盖,心惊胆战地看着周围,生怕有人现在把我们抓个现行。我又催你了,你说你不怎么会游泳,不愿意下来。”


Peter隐隐约约记起了些。Wade打开了泳池底部灯光,那穿透水波的灯光晃得他眼前一片白光,他记得这些。


“我伸出手,拉住你的脚踝,把你往水下拖。你掉到水里,我把你捞起来,你抱着我的肩膀大口喘气——你说你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要死了,你还记得吗?”


Peter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,然后点点头。


“我拍着你的背安慰你,你把脸贴在我的肩膀上,忽然开始笑,惹得我也开始笑起来,最后整个游泳馆都是我们的笑声。想起来了吗?”


Peter又点了点头,他忽然想起来他接下来做了什么。


“你忽然偏过头,然后吻了我一下,开玩笑说如果有保安发现我们在这里,我们一定会被记过。在这之前如果你可以有一个机会辩护的话,你一定会当着他们的面吻我,然后说是我带你来这的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你根本不知道,那种感觉又回到我身上,就像是整个泳池都被我胸腔里的东西浸染了——那时候我想以后一定每天都要吻你一下,对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说,是我带你走到这的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


Peter张张嘴,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。


“我要撤回和你分手的决定。”Wade不开心地说,“你蒙骗了我。”


“我没有。”Peter说,在Wade靠过来的时候推了推他的胸口。Wade抓住他的手,摁在自己的胸口上。


“你可以现在就把它打开看看,或者给我一个吻,精灵男孩。”Wade说,他终于还是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你在感情问题上很动摇,所以,你现在可以晃回来了,我并不介意。我会告诉所有人这是我搞的鬼,你可以继续当你的优等生。”


Peter朝他皱起眉来,明显对这个处理方式表达了不满。Wade凑过来,在他拒绝前吻了吻他的额头。Peter垂下眼帘来,Wade就又吻了吻他的眼睑。


“我还喜欢你,所以我迟早要让你回到我身边。”他说,身体已经贴上来,甚至开始动手动脚,一只手顺着Peter的脊背往下滑,停在他尾椎的部分,另一只手揉着Peter的脖颈,“而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,你知道你迟早得回来。”


Peter微微眯起眼睛,他没有抗拒Wade的动作,而是犹豫了好一会儿。最后他伸出手,缓慢地环住了Wade的腰,微微勒紧了一些。Wade朝他咧咧嘴,接着低下头,终于让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。Peter注意到一个恼人的事实,就是每当他和Wade开始接吻的时候,他无法克制自己沉浸在其中。他会不由自主地把手环上Wade的脖颈,在嘴唇微微分开的瞬间轻轻喘气。Wade的动作有些大了,身体紧紧压上来,把Peter牢牢固定在他和柜门之间,Peter觉得自己几乎要被他挤碎了,他的情绪很快被Wade熟悉的、带着侵略性的吻击碎了,几乎溃不成军。他们的嘴唇分开时,他的眼眶都红了一片,因此Wade又吻了吻他的那颗泪痣。


“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事。”Wade说,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以为你是个精灵,就是因为这颗泪痣。小时候我妈妈告诉过我,这些小精灵躲在橱柜里偷吃饼干,用手抹脸的时候会把芝麻抹到他们的脸上。芝麻留在他们脸上,因此永远带着牛奶饼干的香甜的气味。”他轻声笑起来,“就像你一样。”


“你在两个月里又学了新的句子。”Peter如此评价,而Wade几乎笑出声来。他揉了揉Peter的头发,把他柔顺的棕发揉乱,然后俯下身。


“还有个事情我想告诉你。”Wade贴着他的耳朵说,刻意用下体蹭了蹭他,在Peter涨红脸想挣扎的时候把他按牢了,“我在运动后会翘鸟,不是真的。”


“什么?”Peter有些惊讶地说,他没有再挣扎,反而盯着Wade。Wade偏过头,朝他笑了笑。


“这只是因为你离我太近,这是你的原因。”Wade说,他拖长声调,像是在感叹什么既定的事实,“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。”


Peter没有回答他,只是伸手胡乱地拍了Wade的背一下,算是在他心乱如麻的情况下对Wade的责备。Wade笑着,与Peter贴得更紧,把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空隙都填补起来。“既然我们不能从这里出去,快问快答也变得不那么有趣了——”Wade转了转眼睛,低声对他说,“我们要不干些别的事,打发点时间?”




啵啵啵w


http://ww1.sinaimg.cn/mw690/7c44ac0agw1f3e19oev5bj20c83ccqq7.jpg




“你觉得他听见了吗?”Peter轻声问,还在微微喘着气。


“你说那个清洁工?他一向耳朵有些不灵敏,应该没有。不过谁知道呢。”Wade笑着用嘴唇贴了贴他的头顶。Peter疲惫地笑了笑,然后抬起头,亲了亲他的下巴。


“如果他去告诉校长了,我就说是你逼我的。”Peter低声说,然后环住他的脖颈。Wade点点头,又吻了吻他的泪痣。


“当然,我们说好了。”Wade眯了眯眼睛,他把Peter的裤子拽过来,帮窝在他怀里的Peter穿上,“我可以忍受你的科研小玩意儿,因为你描述它们时闪闪发光的眼睛;你可以忍受我的不守规矩,因为你可以把这一切都怪在我头上。”


“嗯哼。”Peter轻声哼了哼,“我可以忍受你的不守规矩,但不是因为我可以把这一切怪在你头上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Wade忍不住问他。


“因为你把泳池的灯都打开了。你湿透的金发,还有和泳池底一样幽蓝的眼睛比什么都好看。”Peter微微红了脸,他笑了起来,“可能还因为,我本来也不能永远当一个好孩子。”


Wade怔怔地看着他,直到Peter伸出手,揉了揉他的金发。


“现在,给我个吻吧,Wilson学长,”他笑着说,“就像你下定决心每天都要这么做那样。”


 


 


FIN.


 


Clint猛地拉开了储物柜的门,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,那束光对上了Wade的蓝眼睛,让他微微皱起眉来。


“嘿,呃……”Clint说,他挠了挠自己的后颈。Wade朝他翻了个白眼,低声说:“别解释了,我知道你们把这事给忘了。”他指了指怀里睡着的Peter,示意Clint小声些。


他抱着Peter走出储物柜,坐了太久让他几乎腿部发麻,凭借多年的运动天分才站稳了。Clint关上储物柜,举着手电筒追上来。天色已经全黑了,Wade不得不等他才能看到前面的路。


“你们果然和好了!”Clint小声地欢呼一声,鼓了鼓掌。Wade扯了扯嘴角:“说吧,这次是谁赌赢了?我很确信TonyStark不会那么好心,虽然赌我们会和好的人一定赢不了多少东西,鉴于我们是如此地——不可——拆分——”


“是是是,”这次换Clint朝他翻白眼了,“不过很遗憾,我们赌的不是这个。我们赌的是你们会在里面互相亲多少次。所以是有多少次?”


Wade思索了一会儿。他们走在学校一片漆黑的体育馆里,这让他们说话的声音稍微扩大了一些,于是他微微降低了音量以免吵醒Peter。


“我没……数。”他说,耸耸肩,“我很抱歉,这次没有赢家了。”


Clint懊恼地揪了揪头发,然后叹了口气。


“Natasha赢了,她说你绝对不会数。”


“也许Peter数了,你可以在第二天问问他。”Wade说。


“也许……”Clint说。


“我也没数。”忽然间,Peter说,他甚至还闭着眼睛,“抱歉伙计,以及替我骂一句Tony,就一句:无论你穿多高的铁靴,Steve永远比你高,谢谢。”


Wade和Clint对视了一眼,最后Clint耸耸肩。


“那还是算Natasha赢吧。”


 


 




 


标题Bacio是意大利语的啾啾,奶太太教我的w其实原意是吻的意思,我觉得很浪漫啊真的,难道不是嘛(x


 


在这里补一下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的设定。Wade和Tony同级,都是Peter的学长,Peter比他们小一级。Wade算是学院名人,派对狂人,运动健将,总之就是很苏很受欢迎的学院王子形象,只是因为他有些烦人,所以学院里的人对他评价褒贬不一。因为他很苏很受欢迎,所以他会显得孩子气一些。Peter是泪痣虫的设定嘛……就是个可爱的小书呆子,他还是会被Flash欺负,但设定里Flash其实很佩服Wade(因为Wade是校橄榄球队的王牌,然后也在校篮球队有出力。Steve则是校篮球队的主力,然后在橄榄球队也有名气。他和Steve并称黄金选手的设定),所以,在Wade和Peter交往以后,他就对Peter好一点了。


并不是小弟想讨好大哥对象的关系,真的。


 


对不起大家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那么多,我真是,废话王啊……其实谈恋爱的过程很好玩还有点想写出来,但我坑太多了所以只能默默地,写了自己最想写的派对强吻情节(x


抱抱你们,谢谢你们看到这里!在文里玩了好些东西,比如泪痣虫的感情问题啊,还有一些贱虫不同点的表面意义的调侃啊,之类的。不过我还是太废话了,抱歉wwwww


再啃奶太太一口,我更新了,你快去更新啊!


 



真一:

【2p注意~】【接上】啊~公交车站寂寞的人儿~你们为什么不回家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舍得再让他们淋雨了……雨梗就此打住吧~

莲烨_Renya:

#养龙#【为他,一念成魔】

容琛@莲烨Renya

摄影/后期@中国疯  

妆面;自理  后勤;蹦蹦  

视频: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7jip-SdHd28/